秦长安。

言论发表时间(。)

说个小可爱道长。晚江碧湖的(x)
我,云栖竹径一个乐色华仔。晚上例行去汤池快乐沙雕。
最近互通四合院惹,不过情缘不在还是特无聊,骑驴悄咪咪开了当前频道,突然发现某个角落一群同门好像在做什么。
我身为一个靓丽华仔不去发表一下言论是我的作风吗??当然不是。
可能是我刚刚站太远了看不到全部,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还有个小道长,搁那儿被揪着命运的后颈皮嚷嚷着“华山还债”“华山肉偿”。
呵,有趣的男人。
↑怎么可能我见多了才不会这么想哈哈哈。屁嘞,欠债不还天经地义。(…)
but小道长还蛮执着的,狂催咱华山债务。于是由一位靓女带头,一群师兄师姐上蹿下跳狂踩可怜道长,惨不忍睹。💦💦非常惨惹。
后来比较晚了,先前人也走了不少。小道长真实太坚强了,一直在喊还债还债,不过好像没多少理他了。但是我是个例外鸭!!!))我屁颠屁颠(?)地跟着那小道长转顺便附和他几句,反正你也要不到老子的钱(p)
突然从人群中冒出一个师兄,跟小道长唠说:“去华山山门讨债吧。”
你这个背叛师门的臭男人看老子不揍死你(。)
↑不好意思我串戏了💦
于是两个人就这么走了…走了…走了。果然晚江同区人比较有吸引力吗???呜呜。
不过华山山门我也不是不能自己跟上去,反正华山就算互通也才那么一条线而已,找人比写作业简单多了嘿嘿嘿嘿。
果然,以我的天才大脑推理,小道长和师兄的确在山门前嚷嚷讨债。我觉得有点尬,于是借口说去做课业上马溜了。
怎么可能,课业这种东西我上了百级就再也不做了。呵。然后没过三分钟我又折了回来。(…)师兄说帮小道长在门里喊喊,我看小道长这么执着就也跟着喊了一下嘻嘻。
不过喊了有什么用,华山还过债吗。没有。
所以自然没什么人理,更没有人来了。啊,尬死我了。
后来小道长也放弃这种方法了,把我拉进队里,咱仨开始唠嗑顺便还k了k列。
后来又来了个跟我同区的武当大佬。两人一拍即合说要把我和那个晚江师兄给拉武当卖了。
师兄:好啊,那块儿好玩吗。
师兄你真傻假傻???去张中医那儿治治脑子要得不???(。)
不过我也蛮乐意的,毕竟我武当比华山还熟,好久没去了顺便看一下也无妨。好想撩他几句。
说要卖也没卖出去。大道长去陪他情缘了,剩下我们三个。
小道长带我们去看好笑的风景石碑,不过不是一个区的好像没办法看到同样的东西,真实可惜了…诶。只能看他们两个乐呵呵。
后来不知道是谁提议去撞扫地僧,然后我把他们都带了过去。三个人脱了装集体在那反复重伤,太好玩了。陆陆续续也来了好几个,不过不认识就不提了。
那个时候是深夜了,小道长去做天作之合了我也要睡了,然后大家就这么散了。玩了这么久,也不错。真好啊。
小道长姓叶,叶安邪。记下啦♪

私设米迦勒。依旧不打tag。

私设加百列。
还是加崽,不打tag了。

自摸

近两个月左右的摸鱼(。)感觉十分的退步了😓
可我只想吸鹭、)))还有一个月要毕业考所以近来可能要淡圈了(假的)

系我家滴鹭鹭啦....好久没画了(。)
名字系江思禾!!!我超喜欢他qqq

我吹爆南浅小姐惹噫呜呜呜呜呜呜您是神仙吗😭🙏

眠色翠鸟:

是是是,是镐鲤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西安x泉州,双丝路起点
吔我安利——————!!!!!!!!!!!

【穗鲤】火花(鲤视角)

我夸爆您!!!!!穗鲤prprpr

罗生门。:

@白檐落霜 家设定的陈任洋(广州)和陈温陵(泉州)。
小破段子吧大概。希望没有ooc。
我就打这个tag。来咬我呀。


我同他初见面是惊蛰时候。
三月水汽十足,空气里氤氤氲氲,不算是落雨天气,却哪里都潮湿得粘腻。
他蓄了半长不长的头发,足够结发加冠,却光着头,松松散散扎一股细长辫子于脑后,柔软又颇不安分地在身后摇曳,又插了玳瑁镶珠玉的簪子,低调地炫着富。
他大我数百岁,面貌却大抵同我相仿。于是虽然人颇傲气,总归相处没有太多距离感。
登时花树已茂盛。插各色旗帜的船泊在港口里。他着玄色的袍子,头顶,木棉花的白絮缠绵悱恻地翻飞,刺桐花也毕毕剥剥地烧着,在粘稠的水汽里,忽然不自觉地烧着。


我同他见面时不多,多数时候书信往来,内容也无过乎近来生意,末了才客客套套问一句近况。
他字是极好看的,不是规规矩矩的印刷体,总带些提笔随性落下的游丝。好似回南时节毛毛雨,粘稠而绵长。


我信里同他讲,今年刺桐开得甚好,生意应当好做。
他回了信说,住几日前去赏花。
我原以为他同我客套几句。过了数日,果真来了。
他犹穿着玄色衣装,一身襦服却不像什么读书人。贾人着襦服,反倒一副斯文败类的神采。
登时贾人是不许着华服的,他只得一年到底一身鸦色。后来我细看,才发觉他袍子的下摆和缝隙,细细腻腻绣了一圈灰白线的花纹,不易察觉。又觉得他实在可爱。
他携了刺桐颜色的香囊,内中掺了碾碎的数样南国花瓣,下摆系了穗子。
他撇撇嘴,颇不在意地说,闻说你几旬后出海,只当是送个信物。
我终于收下,却笑他过于生分。


后来,元时他寄了长长一封信。我拆了看,满纸尽是工整的宋体,说着冠冕堂皇的公家话,大抵意思是恭贺港口生意兴盛,倒也掩不住满是的酸气。
终于在结尾见其草书一句,
「竖子!」
我笑死。

大家好,我来作死了。
这儿主日本省城拟。p1从左到右依次是东京男体 奈良 札幌 仙台女体 神奈川 仙台男体 京都 东京女体。
p2是各位的名字。(……)
捏人真好玩儿。说完后开枪自杀。(???)

是条宣群。

您安,这里顾晚/北涵。来宣群。
群号:143598703
本群婉拒玛丽苏玻璃心,群中吵架撕逼禁言一天,暂不可重皮,开幼体少年时期,不开性转卡拟,可有原创人物,但要交人设。要求不多,整体下来也就顶多国际三禁。
戏质量个人认为算很高了,大家都是大佬但是特别好相处的……!!!!!
无审但是禁ooc和纯语言流,以尊重角色为本。
在群里的角色是喻文州,非常喜欢这个温柔的男人。在试着磨好他,希望有人能与我一同。感激不尽。
第一次宣群,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在评论区下方询问,作为管理会尽量的将疑问为你解答。
最近走了几个人所以空皮算挺多的,所以希望能有新人能进来一起玩儿,真的。
求你们了。(……)
最后一遍群号:143598703
手机党的同志们转评论区。